2010年4月23日 星期五

簡短回憶...

很多很多, 我在規劃一個算法要怎麼打散平行化時, 都會想起這六年前的往事.

六年前, 剛進研究所時, 老闆問我專長是什麼, 我就把我覺的有自信的計算機結構講給他聽, 不過得到的是一個... 不是很想聽的表情. 三年後, 我才慢慢意識到, 用更有效率的處理方法, 遠勝過沒事去追求機器的執行效率, 而六年後的現在, 我只是用的方法更多了, 不過重點除了方法以外還是方法, 絕不會是那些看起來很偉大的 "指令集架構".

2 則留言:

Yulin Chang 提到...

我念書的時候做的是流體的數值模擬. 這東西有兩個選擇, 要碼是把數學搞得超複雜, 自己算到翻過去又翻回來, 然後程式就挺簡單的. 要碼就是讓程式寫的超複雜, 讓電腦去算到翻過去又翻回來. 我後來選了後者, 多花點時間把程式寫好一點, 當電腦翻來翻去的時候, 我可以去游泳打球, 或是到樓下去幫實驗組的同學打打雷射.

GasVosky 提到...

自己寫模擬, 有個壞處就是, 你要反復驗證他模擬的結果是對的, 但那終究是別人的東西. 好處就是, 你知道它在做什麼, 玩到最後整個運作方法都瞭解了後, 整個 knowhow 就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