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9日 星期二

轉貼一篇文

最近幾年才體會到,科技一直在改變,而且腳步之快從來就追不上,人性從來沒有改變,簡單但從來就讀不懂。以下只是轉貼一篇故事跟一張圖,對我來說,什麼科技界的強者高手都比不上通曉人性的高手...



我来说说一些往事吧(鄭伊廷) 

內文我只是轉貼,故事內容倒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 轉這篇並不是請讀者學習當一個騙子,而是看清楚騙子會長什麼樣子...
-----
我來說說一些往事吧。原本沒打算寫的。但是最近又出來看到騙子趁市場好又出來騙人,實在忍不住了。

很多事本來沒必要寫的。創業本來就是吃了虧,自己忍著就好。因為在創業路上本來識人不明,遇到諸多波折,如果失敗被眾人指責,風險自己扛也是應該的。

其實很多人好奇我過去三年的那段故事。特別跟李笑來的那段故事。到底是怎麼樣的。

我來說說真正的李笑來是怎麼樣的人吧。

我先寫個結論

千萬不能跟李笑來合夥或將錢存進李笑來的帳戶,因為在他的邏輯裡,你的錢就是他的錢。不管是合夥還是你將幣存到他的交易所裡面。最後一定是他的。
千萬不能跟李笑來合作,不管他承諾多少好處,你在他眼中就是個拿來賣的棋子。錢他先圈了,但項目絕對是你搞爛的。 (資金老早被他圈走,只拿1/10 出來運營,倒了就是項目負責人問題)
跟李笑來講話千萬要錄音,因為他一定會錄你音,而且會千方百計的剪輯成對他有利的樣子。
李笑來絕對不是招黑,而是無數人被他圈錢中了他的陰招,有苦說不出。甚至有些人還被他的陰狠手段威脅家人,反而搞到摸摸鼻子自己把這些料吞下去。
李笑來非常善於將自己包裝成是導師的樣子。當然很多人也是因為他的”善書”向善的,自然無條件相信他。就算他作惡了,一般人下意識也很難接受他是惡意的。很少人能夠意識到,原來這些他是老早就計算好的。
我之所以忍這麼久。是因為我一直感念李笑來當初與我的合作。沒有他的介紹,我不會來北京,也不會開啟後面這一切。

原本我一直以為,我跟他的合作會分,是我跟他在一些意見上的不合,而不是他一開始就蓄意要陷害我。

然而,一年多以來發生太多事情,讓我逐漸看明白,當初的那些看不懂,現在全部都連起來了,才知道李笑來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人。

合作契機,雙方各是對方的書的讀者與受益人
我是 2016 年來的北京,當時的合作契機是李笑來在北京想要開程序員培訓學校。而我當時在台灣,也遇到了市場天花板。所以想要嘗試新的市場。所以想來挑戰看看。

我跟李笑來的合作機緣也是因為他多年前第一次學 Rails 的時候,他看的是我的書 Rails 101,看完書寫的第一個創業作品 Newone,正是他的學習副產品。因為 Newone,世人第一次發現原來李笑來真是學得會編程的。

而我多年前時,也因為跟時間作朋友一書,學習到不少人生成長的概念。

所以因為這層關係。我對當時的”李老師”是相當有好感的。雖然我過去的中國 Ruby 程序員朋友,都隱誨的警告我李笑來是個大坑。千萬不要去。但這些警告我當時並沒有聽進去。

因為我覺得,”人家是個比特幣首富”,人家圖我什麼呢?總不可能圖我的錢,我有什麼好怕的呢?

就是這樣的念頭,種下了大錯。我後來才發現,我還是太單純了。

1. 原來我是被拿來圈大眾錢的幌子招牌
一開始全棧營我是跟他這樣合作的。由新生大學裡邊先墊錢,在北京先幫我把教室租起來,我從台灣帶人過去運營。營收從學費里面,六四分帳。只做一期先實驗看看。

一開始的第一班效果很好。但其實我不想要做第二班,因為當時做第一班以後,發現這樣的成本結構與精力結構實在太累人了。這一班是做口碑的。

我得連續上課兩個月,結算完扣除成本,我能分到的淨收入大約只剩20萬上下。 (遠低於我當時在台灣兩個月上課的收入,而且這些都不算我的台灣員工成本)

而為了這樣的線下的口碑班,我得付出超過十倍的精力。所以第一期結束後我跟李笑來提出我最多只能再做一期。否則我無法支撐接下來的運營。

“李老師” 聽了大驚失色,開始瘋狂罵我不能吃苦,怎麼說我得撐個連續開十期。於是我說,我實在沒辦法這樣一班一班教,兩班是我體力的​​極限。做完得直接開線上,否則實在做不了。

於是”李老師”勉強答應了。但他看起來就是一臉我不可能做成的樣子。

在上線上第二期時,出現一個怪現象,我在線下班的同學,紛紛跑來問我跟馬克學園有什麼關係。全棧營是不是就是馬克學園。

後來,我才發現,原來李笑來當時創建了兩個項目。一個叫”人人都能學英語”,一個叫”馬克學院”。一個是學英語的,一個是學編程的。每個項目眾籌融資三千萬(估值三億)。 ”李老師” 在介紹馬克學院的時候,隱約的暗示我會是馬克學園的一個老師。所以很多學員都以為 “全棧營” = “馬克學院”,於是紛紛重倉投資。

我當時跑去問新生大學的工作人員,為什麼他們都問這個項目跟我有什麼關係。他一直閃爍的搪塞 “沒事,你就掛個名”。

馬克學院一直是個沒落地的項目,一直在到幣所時期,都還一直有人不停的問我。馬克學院後來到底怎麼樣了,全棧營到底是不是馬克學院。

我實在忍不住好奇回問了他們,才發現當時許多人都是這樣的”錯誤印象”。

而甚至到了最近,馬克學院的股東實在忍不住了,忍不住質疑多年來馬克學院的錢到哪去了。李笑來才雙手一推說,”馬克新生沒錢了,當中嚴重虧損幾千萬,是鄭伊廷經營不善。”

我聽都沒聽過,看都沒看過這項目長怎麼樣,也沒聽說新生大學有什麼動靜。結果我竟然是最大的罪魁禍首?

我才發現,原來李笑來當初找我開課,根本不是徒的那點開課錢。而是拿我當個幌子開紙上公司去吸金。反正創業公司100間會倒99間。拿了所有的錢之後之,再拿出 1/10 的錢假裝運營就行了。到時候公司資金鍊斷裂,經營不善都是項目負責人的問題。

2. 你的錢就是他的錢,李笑來只吃​​錢不可能吐錢
當然,說到這裡。可能有些人會覺得我實在不夠講道義。好歹”李老師”也帶我進幣圈。我怎麼可以”忘恩負義”的在這里大說他的不是。

回到我的第一桶金怎麼來的。其實我當時在台灣時,就已經不差錢了。起碼我已經靠一路上積累的這些創業收入,財富累積到台幣八位數字。

但是在中國創業,我承擔很大的風險,是因為在開公司的過程中,許多運營款項是我先墊付的。到了兩個月結課下來。我才能請款與拿到實際的收入。

我的資金全部被”凍結”在新生大學的帳戶裡面。

但是我墊款一次都是幾十萬人民幣在墊的。所以我只好開始 “打工”。

之所以有元學習課的原因,是因為當時知識付費非常的火,流行這樣比較輕的課。而且很多人也想知道自己有沒有辦法學編程,想用這樣的方式先”試學”。

因為元學習課結課週期短。三週我就能請款。所以我手上才有這一些資金能夠的周轉。

說來真的很有趣。當時在中國開課時,其實我真是很窮的。一方面是我在台灣的錢匯不進來。我只能靠在中國賺的這些收入周轉。

又因為所有的錢幾乎都被凍在新生大學的帳號裡面,所以我只能靠”元學習”課的”打工錢”周轉。

而這些打工錢,因為我要應付很多各處急用。於是我將這些打工錢的 80% 都拿去買了比特幣與以太坊還有一些小幣。方便流通。

結果這個陰錯陽差的決定。最後導些當初購買的虛擬幣,漲了幾百倍。遠遠超過了我當時的教課收入。成了我後來事業的後備金。 (說來很好笑。我跟他合夥做補習班,我沒賺到錢,錢還被坑了。反而是課馀打工炒幣賺的錢,遠遠超越我想像)

回來講到線上全棧營。因為當時是用新生大學的名義招收的第一期,我們本來只想要招收100名學生(原本也覺得這個決定很冒險,李老師甚至反對且不置置可否),卻最後招收到了500名學生,甚至是被迫關閉報名(遠超承載量)。所以第一期收入是 700 多萬。

因為款項太大了,所以我跟”李老師”提出,為了將這個事業持續做久做大,應該獨立成立一間公司,將款項全部獨立出來運用審計。

之所以會有這樣的決定,是因為在之前線下班時候,資金周轉問題實在困擾我太深了。

李老師雖然答應了,但是這個公司轉移卻辦得非常之久。甚至久到公司雖然下來了,公司還是維持我先墊錢,從新生大學請款,而不是將這筆資金轉移過來。

原因是 “當時他們操作不慎”,將這筆款項的幾百萬,先在新生大學”股東分紅”時,”誤當為盈馀”,已經先打給 “李老師” 了。 ”李老師”打回來不是不可以,只是操作上有很大的稅務風險。希望我能繼續體諒,用請款的方式。

當時我的同事催了幾次,都只得到這樣的回應,非常無奈。

但至少還不是請不到款,我雖然很生氣,但是也只能這樣。

這個情形一直到了 2017 年中,因為國家嚴查支付寶與對公帳戶的金流關係。錢才得以回到全棧營的資金帳戶裡。

否則一直都是我自費墊幾十萬人民幣,自己請款的形式。

之所以現金流沒有爆掉的緣故,還是因為我當初投資的比特幣賺錢了。否則我在公司是沒有領工資的。所有錢都卡在李笑來那裡。

而我始終沒有分紅過。在這個項目上我沒有分走一分錢過。

很多人羨慕我全棧營賺了那麼多錢,實話告訴大家。我的錢全被卡在李笑來那裡。一直到 OTCBTC 分手事件。當時甚至還有三四百萬人民幣的現金(而且是2017年的比特幣狂漲時的三四百萬人民幣現金)卡在他那裡。

我能夠有錢開 OTCBTC。運營資金都是燒自己的存款先墊。而不是用他的錢。他哪有錢能夠給我。

李笑來口口聲聲說我侵吞他的投資款。事實上是他侵吞公司資產先去買幣了。

當時 94 事件時,他一直暗示要我裁員。我當時很不明白。當時公司收入還有五六百萬人民幣。為什麼要我裁員。我們不是還有錢嗎?

後來,隔壁的新生大學倒了。而且是瞬間倒了,幾十號人瞬間裁掉,裁掉只剩下三個運營。偽裝成一切沒事的樣子。

我從新生大學離職的憤怒同事口中聽到,他們也覺得公司倒的莫名其妙,公司明明之錢開課有幾百萬的收入,不置於資金斷裂。怎麼好好的說倒就倒。

後來回想起來就是這些錢其實早就都不見了…..

3. 表面上的”好人形象”都是偽裝的,實際上是陰險的詐騙傳銷頭子。
2017 年,許多人都是因為學習成長社群,連接在一起認識學習。當然,最大的感念都是”李笑來老師”,這點我們不能否認。

很多人進入幣圈,用的第一個交易所,是”李老師”開的雲幣交易所。當時這也是許多小白入門的第一個交易所。

因為,當時區塊鏈世界對大家來說,都是兇猛的世界,吃錢跑路的一堆。沒有什麼幣所是由一個區塊鏈首富,一名英語老師所開的幣所,更值得放心的。

“不作惡的幣所” 這一招真是很有說服力。

“做個好人是有福氣的”。

耳朵總聽到這些話,”當時“李老師” 的世界裡面,我們真的都以為周遭是好人的世界。我們做的是好事,勸人向上的學習圈事業。”李老師”的主業是教育,幣所只是他的”副業”

起碼當時我周遭的人,都覺得 OK與火幣是萬惡的。

雲幣小是因為被打壓。流量撐不住拔網線是因為被惡意競爭對手 DDoS。

直到一些事的發生。才讓我開始覺得一些事情並不簡單。

我當時會做 ico.info 的原因很簡單。在 2017 年中時,因為比特幣的瘋狂暴漲,我已經財富自由了。隨便一秒鐘一個漲跌幅,我的數字幣總資產跳動是幾百萬人民幣在跳動。

教書說實在已經真沒意思了。而且當時知識付費市場,眼看著也要飽和了。

當時李笑來正為一件事所苦,他的雲幣在開 ICO,屢屢被監管部門警告不得這麼搞,再搞就關閉雲幣。他看我教書也沒啥意思了。問我能不能幫他,幫他蓋一個ICO專門站。把業務分開,這樣監管就不會找他麻煩了。

蓋網站對我來說本來就不是什麼難事。我當時也不知道 ICO 有什麼風險,只以為 ICO 是新型態的一種募資手段。 ”李老師” 是我的”恩師”,拉我一把,反正我也不太想干教育了,幫他一把也無妨。

反正做不成就當白耗一個月工,我當時也不差錢。

所以我花了 45 天的時間,跟我的同事,就乾成了一個世界級的 ICO 網站。

當時李老師為了想拉我入夥,還承諾給我 5% 的股份。讓我簽了公司登記協議。

我當時真的只是打著幫李老師的忙而已。哪知道這開啟了一系列的潘朵拉盒子。

開幕項目PressOne 是一個當時讓我與老貓昨舌的項目,當時我們都勸”李老師”不要發這個幣,一是項目金額太大,一上來就要”募兩億美金”,而且”什麼都沒有,沒有白皮書沒有團隊怎麼能讓人信服”。

但是李老師非常堅持要做。甚至我們的項目會這麼早上線,提幣功能都還沒來得及做好,都是因為被逼著要幫他的項目上線,作為他的”生日禮物”。

所以我們只好硬著頭皮幹下去。本來我們也想這樣不可能成的吧。

沒想到當時市場實在太瘋狂。就算這樣離譜的項目,市場的錢還是一波一波湧進來。

當時我們每天加班上項目,在線人數過兩萬,在線客服一秒鐘對話足足有五個之多,連刷一個小時。

但是這些項目上到我們自己會害怕。很多項目連我們自己內部人都覺得是空氣項目。貓叔怎麼能上。但是我們只是技術部門而已,根本沒說話的馀地。

現在想起來,還好九四監管下來,禁止所有 ICO 以及關幣所有幣所,否則這樣的速度真是會引起極大的災難。

九四監管時,我不在國內,很大的原因是因為我當時請假過生日去了。所以剛好不在。但是,”李老師” 逃過來了。

因為監管壓力太大,”李老師” 在監管前收緊的前一刻,逃到日本。並且要我別回去。

我完全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於是我只好跟李老師在東京待著。後來雲幣老闆也來東京了。

但是因為監管部門強力要求他們回去交代,於是他們也只待了一個禮拜左右就回國。一回去就被境管了

在東京呆的時候,李老師無事可做,天天在琢磨著新項目,有點子就想要我寫。其中有一個點子我印象最深刻,但是我拒絕了。

他說菲律賓傳銷幣很多而且無法可管。所以我們應該搞一個六級傳銷的系統,可以做出一個超級有殺傷力的幣。

我當下馬上就拒絕,因為這東西實在邪惡到超乎我的想像,我本來都不知道 ico.info 做了什麼錯事要害整個幣圈被關掉。現在還要我寫出”一個傳銷幣凶器”。

這是嚴重違反我價值觀的產物。怎麼可能。李老師一直凹我,甚至激動到堅持到我房間親手監督畫架構給我,當場要我做出來,讓我壓力山大。

還好後來監管堅持要他回去。我也一直百般拖托。終於逃掉了這個任務。

後來很多人看到的 “candybox” 傳銷任務,就是這個 idea。

現在回想起來真的不意外。我當時看到的李老師可能已經 “殺紅眼’,就算”正在跑路”也不忘 “創作新點子”。

我後來不知道李老師怎樣擺平北京市金融局的。總之最後他沒事,最後竟然似乎談到只要退幣就沒事了。還儼然變成 “淨化區塊鏈代表”。

其實 ico.info 最後能退幣,不是因為他夠負責任扛的住。而是因為當時我們真只寫完存幣系統,提幣功能寫不完。一直加班在寫。所以才說鎖到 9/5 提幣。

當初存戶存的這些幣之所以沒有四散掉,還能夠 refund 是個陰錯陽差的巧合。

許多 ico 平台還不起,是因為早就把主流幣給項目方了,無法 rollback 無法解決。

這麼多陰錯陽差真是萬幸。否則真是真會引發一場大災難。

當然後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李笑來成立了 BigOne,繼續發幣,只是換成 IEO,當時在 info 上的幣繼續在上面發上面流通……

這些幣現在被稱為李笑來的 “全家桶”,因為李笑來的”全家桶” 而傾家蕩產的人真不在少數。

網上隨便搜這些事真是一大堆。

2017 年到現在,兩年過去了。很多事情都開始連起來了。原來他的手法就是,先以青年導師的形像出現,出書做專欄,最大化 “影響力”,強化自己是”善良”的”比特幣首富”。這個標籤幫了很多忙,畢竟誰會提防 “好人” 以及 “比我有錢幾百倍的人坑我”

李笑來常常感嘆羅胖才是最有錢的人,只是他自己不知道。現在想來也明白了。

在李笑來的邏輯裡面,所謂”信任”就能印錢。靠”信任”腳踏實地創業賺錢太慢太傻逼了。以前圈錢做一個項目圈了三千萬還要花那麼多法律手續搞好股東程序,還要真搞一個團隊假裝做事,最後因為”經營不善倒掉”,陪所有股東演戲一年真的太辛苦了。

真的還不如發個幣,輕輕鬆鬆一張白皮書,就能圈一兩億美金,還什麼都不用交代,每天都用嘴巴拉盤就好。

以前他圈三千萬人民幣還要至少拿 1/10 拿三百萬做事陪演一年。現在圈一億美金,只要拿出 100 萬美金用嘴拉拉盤裝個樣子就好。創業要真的賺錢產生現金流。發幣只要做做垃圾功能,讓幣民相信有潛力上漲就行。

簡直是本小利多天下最好的事。

難怪李笑來會發幣發上癮。

當然後來我真是太淺了,後來才才道原來好像還有比發幣更好賺的事,其他 IEO 幣所好歹也是老老實實的代發結算。唯獨只有 BigOne 一家是直接扣了項目方募來的幣,號稱要監督項目進展,把幣都扣再不放。結果該項目幣發了,結果甚至沒拿到募來的幣,所以等於還是沒錢,而且項目方還要護盤,最後還被迫去融了法幣A 輪。

聽到這個故事我才明白所謂李笑來的“代為保管項目方的比特幣”, “監督項目使用,用多少給多少”,與當時要拿走”OTCBTC的幣”去”保管投資” ,全棧營的款項“不小心被當股東分紅撥款了以後再還”,通通是一樣的邏輯。

只要錢被他經手過了,你是不可能再拿回來的。總有千百個藉口拖脫。

包括比如說 Inblockchain 的基金讓易理華去收錢,原本易理華以為是要真的法幣進合規監管的基金,結果後來錢是直接進李笑來的私人金庫合夥公司一樣。易理華還被李笑來用骯髒手段威脅全家安危,只好把這件事情吞下去。

比如說投資李笑來的比特基金 300 個比特幣,結果五年以後變 30 個比特幣加上他發的一些垃圾幣全家桶還你,號稱跑贏比特幣一樣。

這通通都是一個邏輯。只要查帳就會被開除,被爆料威脅。

難怪許多投資圈的人都離李笑來遠遠的。因為太危險了。

當時我跟李笑來發生糾紛時,我本來以為是”李老師”只是生氣跟我講不清楚而已。後來許多幣圈的人都來偷偷安慰我,說我不是”第一個”而是”第十幾個”,只是我有能力找律師並敢把事情說出來而已。

後來更有人偷偷來跟我說,早在此之前,李笑來老早用”自己的信用”就把我OTCBTC 項目賣了而且拿到錢,所以千方百記一直逼我把幣所以及幣給他要兌現。

所以才會一直纏著我。直到現在還策動群眾想要逼我交出幣所給他。

(有人問他為什麼一直強要幣所。因為幣所對他來說,就是他的提款機。”你的存款” 就是”他的錢” 邏輯。)

4. 李笑來推薦的 “超越感覺” 是一本神書,也是他的洗腦攻略
李笑來當時在新生大學講課時,推薦過兩本書,其中一本書是”超越感覺”,鼓勵大家要”獨立思考”。我嘗試著去越多過了,書中說了很多洗腦例子,讓大家要辨認出來這些騙局,並且獨立思考。

我當時就覺得看這本書學習獨立思考,實在太難了。這裡面的例子太多了,實在記不來,怎麼學的會呢?

後來發生很多事之後,比如說他跟我的互撕,跟陳偉星的互撕,錄音門事件,還有在幣圈的傳銷詐騙話術,我簡直嘆為觀止。一個人真可以睜眼說瞎話都如此地步,甚至很多人吃了啞巴虧都說不出口。

我開始思考他怎麼可以這麼牛逼,洗腦與策動群眾到如此高深的地步。甚至他的助理都還跟我說過李笑來是個神奇的人,不論發生什麼災難性事件,李笑來都可以用他的嘴神救援回來。甚至李笑來都自我誇耀他的 Spin Doctor 功夫神乎其技。

我後來在 “超越感覺” 這本書裡面又找到了答案。這本書哪是本獨立思考神書,簡直是 “洗腦別人教戰大全集”。 ”史上最神洗腦武功洗腦密笈”。

“這本書是李笑來老師推薦閱讀的,按照他的說法這本書是幫助他重生的書籍之一”

我現在終於理解為什麼豆瓣上有這句評價了。

當時李笑來在 94 被約談期間,一群 info 人員聚集在他家討論收尾事宜。我無意中看到了他的書架上面的書都擺些什麼。好好學習下

我以為會是區塊鏈,技術,創業什麼的。因為我以為他要認真搞個 PressOne 創業。

結果出乎我意料的,這上面一本都沒有。上面的都是 “如何寫好一個故事”, “好好說話”,”Non Fiction 文章寫作” “ 心理學研究” 等等這類書。

我感到很疑惑。

現在我理解了。原來幣圈賺錢認真幹項目是最傻的傻子。最省力的作法,是每天寫專欄,編故事印錢….

最近比特幣又漲回來了。於是李笑來在幹嘛呢?又再寫故事推銷他的新產品 “BOX” 找傳銷分銷團隊…。

當初的全家桶, 600 ETH 事件, 法幣股東虧損事件,好像都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

5. 李笑來最厲害的是利用人的貪欲,激發他的想像,為他所用….
在九四之後,和菜頭寫了一篇文章 “我所認識的李笑來”  https://mp.weixin.qq.com/s/XpwhwtITV9HLEOZ-dCRvUA 
裡面其實隱誨又深刻的講了這一段。

過了一會,對方的女朋友過來道歉,承認剛才男友態度不是很好,希望李笑來能夠不要計較。至於說那個肇事司機,他再也沒有出現過。就這樣,李笑來自始至終沒有說他是誰,他的訴求是什麼,他的感受和判斷是什麼,他只是用半小時的沉默和兩句話,就成功地激發起了對方心中瘋狂的想像,並且產生了不可估量的恐懼,最終選擇了退讓。

我認為,這種能力才是李笑來最大的缺陷,而不是他的理想主義傾向。他通曉人性,他自己無所畏懼,他擅長操控他人的情緒,他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說服別人,原因是他可以激發出人的慾望,因為他曾經無數字合身投入命運的洪流,迄今為止還依然健在。問題在於:他激發出人群心底里的慾望,需要用這種慾望改變世界,為自己爭取一張通往未來的門票。但是他忽略了人群的基數越大,這種爆發出來的慾望所能產生的力量也就越大,這種力量越大,也就越有可能超出他的掌控能力。就像是控制下雨就可以控制河流,但是,一旦促成了暴雨,誰都無法控制洪水。

回想起來,這段故事不是在幫李笑來說話。而是很精準的透露了李笑來當時是怎麼樣搞出這麼大的事….

與李笑來合作過,被他坑過的人,買過他的幣的人,往往在回憶往事時,無不陷入這樣的懊悔之中。

這才是真正李笑來的影響力。

至於李笑來的支票會不會兌現呢?永遠不會。

因為他的武器就是”讓你想像” “讓你自己相信” “讓你栽在自己手裡”

為了這份腦中的想像。你會什麼都願意做。殺到眼紅。

一想再想。一想再想。奮不顧身,當你 all in 的時候,就是他收割的時候了。

不管是投資合約,不管是合作合約,落地時基本上絕對不會是當初的那個樣。

錢,股份,通通不會是你的。 (全棧營我不僅沒賺到錢,當時公司的錢還全部被他坑了。info 做之前說我有股份,我的股份也被換到不見了,出事還推說要我扛。info 的開銷還要我先墊,差點請不出款。OTCBTC 是我要做的。剛做時還發聲明跟他沒關係。做起來之後不僅強要還想偷賣,甚至到至今還想強要。)

其他人跟他合作過的也都差不多都是類似情形。我真聽過不少….能全身而退的真的很少。甚至他的法幣項目,都換成無辜的法人了。出事他一點責任都沒有。

你投了他的項目,莫名其妙一改再改,再改到最後這個項目最後就消失了。你買了他的 Big 幣,莫名其妙就被換成 One 幣,然後就蒸發了。你在裡面玩交易挖礦,想要賺裡面的分紅。其實是幣所沒錢了,EOS 大把囤在手上,充錢讓他把 EOS 直接海量出貨…..雲幣的拔網線是他讓程序員在現場拔的….

我當初單純不知道。直到被李笑來狠狠坑了一次,甚至還剪輯錄音對話,還看了後續這麼多人栽在他跟斗上,我才總算看明白了。

他所說的一句話一個字,完完全全不能相信。

你只要有一秒鐘相信他說的話。你的人生就毀了。

我看過太多人被他搞到家破人亡了。

你只要有一秒鐘回應他所說的話。一定被他斷章取義變成另外一個故事。

我的律師甚至說他從來沒有看過這麼陰險邪惡的人。要我千萬小心。

網傳我不回應他這倒是真的。

一是進入法院程序當事人不適合回應。二,是真的不能跟他說上任何一句話,連我律師開會晚接他電話,都會被他加油添醋說連我的律師鬧失踪。

這點我在錄音門事件後就學乖了。

為什麼我要寫這些?
很多人好奇為什麼我要寫這些。

老實說,當時在 OTCBTC 剛撕時,我是很恐懼的。我不知道我做錯了什麼。只知道尊敬的”李老師” 似乎殺紅眼了。似乎是不把整個幣所奪過來不罷休。

後來來到了他剪輯我錄音事件,後來到了陳偉星撕逼事件,到了 600 ETH 事件,到了錄音門事件,到了他撕易理華事件。到了許多人被他搞到家破人亡時。

我真的看懂了。李笑來從來不是什麼善人。

他可能是我這輩子看過最陰險的傳銷詐騙首腦。網上的”招黑體質”與”真實”只是他自我淡化的說法。事實上他是我見過最厲害可以圈拐這麼多錢,卻逍遙法外的惡徒。

一直以來他的手段。就是重寫外國勵志暢銷書,拼湊剪輯,針對許多許多善良涉世未深的青年群,建立自己的影響力,甚至想辦法登上大平台擴大自己的影響力。

李笑來一直有句名言:哪裡傻逼多,就往那邊做生意。我後來了解了為什麼他選英語與編程作為起點。這兩個方向社群之廣大,絕對是社會上剛需。他是精準找到他認為傻逼最多的地方,狠狠的割下去。

他是 “老師” ,”幣所” 只是他的無害副業。他只是”不小心”搞的這麼大,”真的不是故意的”。這是他要讓世人對他形成的印象….

但你所不知道的李笑來,一開始就不是這樣的人。如果你有見過李笑來的本人,很多人最不能接受的落差點,是他本人有一股詭異的”匪氣”,與他網上的形像差異甚遠。我一開始不明白為什麼有這樣的差異。

我直到很後來,才知道那才是他真正的 “自我”。網上的,只是他希望你看到的形象。

只是很多人知道時已經太晚了。

我只希望寫這一篇,還不太晚…..

總結
我總結一下:

讀老師的書,別買老師的幣。這是真的。
別跟李笑來合作,誰跟他合作粉身碎骨。
在李笑來眼裡,你的錢就是李笑來的錢。不管是合作資金還是幣所存款。
李笑來善於開支票讓你覺得跟著他幹財富自由,實際到最後很少人不家破人亡。
千萬別跟李笑來說話,要是非得說話,一定得帶著錄音機。
李笑來精通"洗腦"/ "斷章取義" 與 "扇動情緒" ,千萬得小心。
-----

2019年5月30日 星期四

vino-server (vnc-server) for xubuntu (xfce4 ubuntu)

感謝這篇重要文章
ubuntu 18.04 開始因為拿掉 vino-preferences 整合到 gnome 控制臺裡的關係, 桌面環境如果用的不是 gnome 等於就無法設定, 作者說有兩種方法, 一是裝 gnome-control-center, 但這個套件太多看了就不想裝了, 我也沒有試這條路, 我試的是使用 gsettings 設定.

將以下的內容存成一個 .sh 檔案 chmod a+x 後執行它.
唯須特別注意的是 password 必需 8 碼以上, 否則無效

#!/bin/bash
#
# Display all the preferences
#
gsettings list-recursively org.gnome.Vino
#
# [x] Allow other users to control your desktop
#     NOTE: Reverse Boolean
#
gsettings set org.gnome.Vino view-only false
#
# [ ] You must confirm each access to this machine
#
gsettings set org.gnome.Vino prompt-enabled false
#
# [ ] Require the user to enter this password
#
gsettings set org.gnome.Vino require-encryption false
gsettings set org.gnome.Vino authentication-methods "['none']"
gsettings set org.gnome.Vino vnc-password keyring
#
# [x] Require the user to enter this password
#
# Step 1. Ask for password (NOTE: Only tested with `bash` and `zsh`)
echo -n "VNC Password: " && read -s password < /dev/tty && echo ""
# Step 2. Set the preferences
gsettings set org.gnome.Vino authentication-methods "['vnc']"
gsettings set org.gnome.Vino vnc-password "$(echo $password | base64)"
# Step 3. Clear the `$password` variable
unset password
#
# [ ] Automatically configure UPnP router to open and forward ports
#
gsettings set org.gnome.Vino use-upnp false
#
# Show Notification Area Icon
#
# ( ) always  // Always
# (o) client  // Only when someone is connected
# ( ) never   // Never
#
gsettings set org.gnome.Vino icon-visibility client

2019年5月5日 星期日

UCC 曼巴

曼巴,就是曼特寧+巴西,一般來講曼特寧偏苦偏醇,巴西偏甜而後韻豐富,這樣的混搭可以有相當好的互補。但是呢... 曼特寧是不是真的苦到醇到很有曼特寧味,巴西是不是甜甚至有一點偏酸,就這幾年品嘗下來的感想是,看是哪裡產的豆子,哪一家烘焙的豆子,會有著很大很大的不一樣。就像有人喝到巴西的豆子會偏酸可能會覺得有點奇怪是一樣的... 好的進入正題。這次要講的是 UCC 的廉價版曼巴,至於碳焙則是有很重的油味我就不想拿了....

全聯特價 89 一包,至於品質嘛,我只能說很對的起它 89 元的價格。它很香,手沖時濃度下降的速度卻很快,平常 4 人份耶加雪菲粉,所用的的水量,這個豆子我只建議用一半,也就是 2 人份粉的水量。因為在這之後澀味會加重很多。至於水溫個人建議 80 度,不要太高,理由也是不要那麼快讓豆子析出澀味。
目前我試到這樣沖出來的效果最好,咖啡湯量少了一半,所以也濃了一倍,不喜歡太濃口味的個人甚至建議加到一倍 (也就是等量) 的水,仍舊好喝。甚至裡面還有點牛奶味....

個人比較懶只有喝黑咖啡,所以都沒有試過裡面加大量的牛奶,可能加牛奶很適合也說不定。

2019年3月19日 星期二

android facebook app + free adblocker browser

free adblocker browser 是一個用來擋廣告的瀏覽器,而 facebook app 本身用的是它自己的瀏覽器,本身是沒有擋廣告能力的,如果要關掉它自己的,用外部的:
  • 首先的,先安裝 adblocker browser 或其它有能力擋廣告的 web browser
  • 把這個 web browser 設定為預設開啟
  • 打開 facebook app, 找到右上那三條線的按鈕,按下去:



特別把那個 "以外部應用程式開啟連結" 選項打開。

其它的就看心情要不要關掉。想省點流量讓手機跑快點,我會建議藍色全關紅色全開

make USB boot disk by rufus

rufus 這個東西很多部落客介紹過它了, 我只是要提示它一個 bug, 也不算 bug...

rufus 可以解壓縮用 xz 壓的 DD image, 但使用 windows 的 7zip 壓 xz 檔時, 字典檔建議不要超過 64Mb, rufus 會爆掉.

2019年3月7日 星期四

disable ubuntu automatic OS update

/etc/apt/apt.conf.d/20auto-upgrades

APT::Periodic::Update-Package-Lists "0";
APT::Periodic::Download-Upgradeable-Packages "0";
APT::Periodic::AutocleanInterval "0";
APT::Periodic::Unattended-Upgrade "0";
土匪式的更新這方面 ubuntu 並沒有比 Windows 有比較好. 凸-_-凸

2019年2月14日 星期四

VMware workstation 12.5 with ubuntu 18.04, kernel 4.18

VMware workstation is good, when I moved to ubuntu 18.04 and change kernel to 4.18.0, still work fine. but some trouble after installed software. please reference here:https://bugs.launchpad.net/ubuntu/+source/linux/+bug/1715552

When installed VMware workstation or player, do this:

# git clone https://github.com/mkubecek/vmware-host-modules.git
# cd vmware-host-modules
# git checkout workstation-12.5.9
# make;make install
# cd /usr/lib/vmware/lib/libz.so.1
# mv libz.so.1 libz.so.1.old
# ln -s /lib/x86_64-linux-gnu/libz.so.1 
# systemctl restart vmware




x